返回首页
财经 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疫情持续冲击经济前景 英国央行将直面“负利率”抉择

  牛津字典选出了2020年英国年度词汇,其中,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大封锁”(LOCKDOWN)成为关键词。眼下疫苗的接种工作正在持续推进,但英国境内的防疫趋势仍然严峻。截至2021年2月2日,英国单日新增确诊16840例,累计确诊病例超过385万例,新冠确诊病例28天内死亡人数已达到近11万例。不仅如此,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近日表示,南非发现的变异新冠病毒正在英国本土传播。因此,英国政府将扩大目前正在进行的“门到门”新冠病毒检测。

  回首过去的一年,疫情下的社交隔离政策对英国经济带来了巨大冲击,如今仍然余波未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20年英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大幅萎缩10.2%,高于此前预期的下滑6.5%。在疫情没有得到明显缓解前,这一下降趋势仍会延续。据路透调查,经济学家普遍预计,英国经济将在第一季度收缩1.4%。经济前景晦暗不明,也让一贯谨慎的英国央行不得不重新讨论实施“负利率”的可能性。

  防疫封锁政策冲击英国经济复苏前景

  英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收紧影响,英国2020年11月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下滑2.6%,结束此前连续6个月环比增长的态势,但降幅小于预期。数据显示,与去年2月疫情暴发前水平相比,去年11月英国GDP萎缩了8.5%。当月,在英国经济各部门中,服务业萎缩幅度最大,环比下滑3.4%。而当前英国境内的防疫封锁政策仍在继续,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表示,政府会尽快公布一个具体的解封准则和方案,中小学校最早可能在3月8日开学。持续的封锁政策无疑将进一步打击英国经济的复苏前景。

  据市场研究机构埃信华迈公司本周发布的月度调查显示,1月份,英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54.1,较上月57.5的3年最高值有所下降。调查发现,疫情的限制措施和脱欧造成的交通延迟共同造成了接近历史记录的供应链中断,影响了产出的增长速度,导致了新订单数的下降。据路透调查,经济学家预计,即使一切顺利,并且疫苗接种使得封锁措施可以在2月中旬之前取消,第一季度英国GDP仍可能萎缩1.4%,超过2020年第四季度1%的降幅。

  埃信华迈公司英国经济主管罗布·道布森表示,消费品生产企业受到的影响最大,小型企业受到的打击更为严重。他说,目前的希望是随着疫苗推广,封锁能逐渐解除,供应商和制造商能逐渐适应脱欧后新的贸易关系,但当前情况持续时间越长对行业的潜在伤害就越大。荷兰国际集团经济学家詹姆斯·史密斯表示,虽然去年11月英国采取了严格的封锁措施,但经济下滑程度相对比较温和,而当前更为严格的疫情限制措施叠加英国脱欧影响,恐将对英国经济带来更大冲击。

  英国央行讨论实施“负利率”可能性

  由于疫情对经济造成持续冲击,市场期待英国央行推出进一步“救市计划”,以帮助经济在2021年反弹。北京时间2月5日,英国央行将公布其利率决议,面对是否应该使用“负利率”来刺激受到疫情重击的英国经济的问题,这是英国央行自1694年成立以来首次面临这一问题。对英国央行行长安德鲁·贝利而言,是否选择负利率是一个两难抉择。政策制定者希望将债务成本保持在足够低的水平以刺激经济复苏,但负利率带来的潜在金融风险同样让人忧虑。

  西南财经大学全球金融战略实验室主任、首席研究员方明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传统货币政策将利率降至极低的情况下会产生五个方面风险:一是财政政策货币化的风险,即政府无限发债由央行购买,如果政府没有偿还能力,央行实际上就是将政府的债务货币化;二是金融市场,尤其是股票市场风险,即政府持续购买国债、机构债、企业债甚至ETF等,让金融机构拥有了直接投资金融市场获利的可能,可能扩大金融市场的泡沫;三是金融机构的非实体化风险,即金融机构用廉价资金进行金融市场投资即可获利,而借贷给企业可能面临更大的风险,导致金融机构脱实向虚;四是企业或家庭的道德风险,即在零利率或负利率条件下,政府或家庭要求金融机构向企业借贷,从而会产生企业或家庭不还款的信用风险;五是货币汇率和货币国际地位风险,即可能会导致本币贬值、货币国际地位下降的风险。

  目前,英国央行内部存在分歧,就“负利率”尚未达成一致意见,各大机构普遍认为英国央行或接受“负利率”想法,但暂时不会实施。“我不认为他们将告诉市场负利率会马上到来。”汇丰高级经济学家伊丽莎白·马丁斯说,但完全排除这一可能性或导致实际市场利率升高,进而阻碍恢复经济增长的目标。凯投宏观首席英国经济学家保罗·戴尔斯也表示:“2021年下半年英国经济有望快速复苏,通胀率有望升至2%,表明第三轮疫情封锁不会促使英国央行在2月的会议上第四次加强量化宽松。尽管货币政策委员会很可能会证实其正在接近有能力实施‘负利率’,但货币政策委员会多位成员最近的评论表明,委员会内部对‘负利率’的看法分歧并未缩小。”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