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 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从供需两端扩大内需

  近日,全国大部分省市均已发布地方版的“十四五”规划建议,“扩大内需”成为高频词,体现出地方扩大内需思路与中央保持一致,具体发力方向主要是,以供给优化稳消费,建设消费中心城市;以关键项目稳投资,特别是重点发力“新基建”。

  坚持扩大内需战略,是在新发展阶段党中央作出的重大科学判断和战略部署。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和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把“坚持扩大内需”提到了“战略基点”的高度。不难预见,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扩大内需将成为未来中国经济的长期命题。同时,由于我国拥有14亿人口和4亿多中等收入群体,“扩大内需”也具有良好的现实基础。

  值得强调的是,进入新发展阶段,坚持扩大内需战略,要不断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破除体制机制各种障碍,同时坚持扩大开放,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促进国内国际市场相互联通,依托国内强大市场吸引全球商品和资源要素,打造我国新的国际合作和竞争优势,努力创造经济增长内需和外需、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协调拉动的良好局面。

  2020年主要经济数据显示,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我国最终消费支出占GDP的比重仍然达到54.3%,内需对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97.4%。经验表明,去年我国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正是由于我国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依托强大国内市场,不断激发内需潜力,持续强化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

  不过,同时也要看到,目前,我国生产体系内部循环不畅和供求脱节现象比较明显,由于体制机制不健全不完善,制约居民消费潜力释放、投资优化升级的问题还比较突出,超大规模市场优势的释放和内需效能的提升还面临诸多障碍和约束。因此,扩大内需的关键点是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改善供给质量;在供给和需求两端发力,不断调整供需关系,保持高水平的供需动态平衡。

  一方面,坚持扩大内需,要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主动力作用。积极发展和推出适应现代生活需求的消费项目,满足消费升级要求。一是要扩大服务性消费,主要包括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和医疗保健等类型的消费。服务性消费与我国消费结构由生存型向发展型、享受型转型升级相适应,也契合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二是要增加公共消费。主要是提高科学、文化教育、卫生保健、环境保护、城市公用事业和各种生活服务等方面的消费支出,提高教育、医疗、养老、育幼等公共服务支出效率。扩大公共消费支出,不仅可以直接或间接提升消费率,还可以带动居民个人消费。

  三是要培育新型消费。发展无接触交易服务,促进线上线下消费融合发展。要总结和推广抗疫过程中形成的无接触交易服务方式,积极推进在线教育、远程医疗服务、在线会展、直播带货等新型消费服务,扩大消费新增长点。

  另一方面,坚持扩大内需,要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作用。一是加强“新基建”投资。培育壮大在疫情防控中催生的新业态新模式,准确把握数字化、智能化、绿色化、融合化发展趋势,加快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二是以应用为牵引,推动前沿科技应用场景投资建设。聚焦人工智能、5G、物联网、大数据、区块链、生命科学等新技术领域,推动数字经济产业化和传统产业数字化,以数字化赋能提升内循环发展水平。丰富应用场景,推动智慧城市、智慧医疗、智能交通、智能装备制造等产业提升发展水平,夯实内需基础。

  三是在优化投资结构层面,除加快布局“新基建”之外,还应加大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产业转型和居民消费升级等关键领域、薄弱环节的投资力度。强化政府投资的引领带动作用,创新政府投资方式,完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建立健全向民间资本推介项目的长效机制。要致力恢复和提升企业投资需求,鼓励企业围绕新的消费增长点开展投资。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