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 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须多方共同努力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行动方案》(以下简称《方案》),“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再被提及。《方案》提出,“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促进银行对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运用,引导督促金融机构合理定价。”传递出继续纾困助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信号。

  长期以来,企业面临融资难的问题,其中又以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最为突出。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是当下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重点。多年实践证明,单靠行政手段要求银行降低贷款利率,虽然能起到短期效果,但终究不可持续。要从根本上破除企业融资瓶颈和壁垒,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营造良好的融资环境,需要监管部门、金融机构和企业共同努力。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需要继续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深化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促进降低贷款实际利率。针对“利率双轨制”这一市场化利率传导的“堵点”,人民银行于2019年8月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有效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2020年金融系统“成绩单”已经较好反映了改革成效:一年期LPR累计下行30个基点,带动2020年全年贷款利率较2019年下降0.5个百分点;去年12月,企业贷款利率4.61%,为历史最低水平,同时LPR改革对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也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需要为市场主体提供稳定适宜的经济金融环境,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的关系。近期,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监管部门频繁发声,传递了“稳”的态度。当前,我国经济稳定恢复,主要经济指标持续向好,但内外部经济金融形势依旧存在较多不确定性,此时,宏观政策有必要继续保持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引导市场主体形成合理预期。对于货币政策而言,要稳字当头,力度和节奏必须要灵活适度,不搞大水漫灌也不能突然转向,同时,要发挥好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精准滴灌作用,引导金融资源更多配置到小微、民营企业、制造业等重点领域。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需要加快建立多层次、广覆盖的金融体系,提升金融服务整体效能。2020年,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1.5万亿元,既有政策适时引导、精准滴灌的作用,也离不开金融机构积极作为、主动让利,其中,大型银行加大下沉服务力度,发挥“头雁”作用,数量众多的中小银行则回归本源、立足当地。对于银行业而言,加快建立多层次、广覆盖、差异化金融体系,意味着不同类型的银行要基于自身优势差异化定位,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要以市场为导向,加大金融创新和科技赋能,不断丰富产品供给、增强风控水平、提升经营效率,为各类企业提供更有针对性的产品和服务。另外,金融大力支持实体经济,并不意味着无偏差地支持所有企业。银行业要对标新阶段对金融服务提出的新要求,重点加大对绿色发展、科技创新等领域企业的精准支持。

  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还要求企业自身强身健体。当前,我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仅为3年左右,加之企业财务、经营制度并不健全,金融机构提供贷款的风险相对较高。企业融资是市场行为,虽然可以采取政策调控、财政补贴等方式激励金融机构降低融资成本,但本质上依然要基于商业的可持续性。近日,财政部、工信部联合发文,明确在2021年至2025年,中央财政累计安排超过100亿元奖补资金,分三批重点支持1000余家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高质量发展。未来方向已定,中小企业必须加快产业转型升级,走向高质量发展,这也是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根本之策。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