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 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债务膨胀侵蚀美国信用

  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2020年12月美国预算赤字达到1436亿美元,与疫情前2019年12月的130亿美元赤字相比,大幅增加了1306亿美元,创下历年同月份以来的新高。此外,在2020年10月至12月期间,美国累计财政赤字达到5730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570亿美元增长超过60%,也创下了历年同期新高。美国2020财年的预算赤字同比上涨200%至3.1万亿美元的历史高点,与之前创下的纪录相比已经翻倍。美国联邦债务总额达到GDP的102%,70多年来联邦债务首次超过了整个财政年度的经济规模。

  多年来,在美国现有经济结构和产业格局下,制造业持续疲软,企业债务高企,美国当局利用刺激工具推动经济持续发展,导致收支失衡。去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暴发,美国负债沉重的现象越发严重。为缓解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美联储自去年3月以来出台了一系列规模、速度和程度都前所未有的超级货币政策,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举措是购债计划,这引发了企业发债狂潮,即便是垃圾债也在美联储这场“水宴”中分得一杯羹。洲际交易所数据服务公司的数据显示,2020年7月,美国垃圾债券投资者经历了近9年来收益最好的一个月。自4月初之后的数月间,美垃圾级企业已通过发债筹集了逾1500亿美元资金。而美联储自身资产负债表也大幅飙升——短短3个月,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暴增70%以上:从2月份的4.16万亿美元快速膨胀至5月份的7.10万亿美元,远超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期美联储的扩表速度。

  与此同时,在新冠肺炎疫情“黑天鹅”的冲击之下,美国政府推出多轮刺激财政政策刺激需求帮助经济回暖。去年至今,美国已经推出了5轮财政救济法案,总的刺激规模大概在3.9万亿美元左右。前4轮在去年3月至4月推出并实施,最新一轮的9000亿美元救济法案在去年年底获得通过,救济项目正在逐步开展。这使得美国政府在财政方面腹背受敌——一方面,疫情导致美国经济下滑,这严重影响了税收收入;另一方面,除了税收减少,国会批准的数万亿美元的紧急经济救助资金使联邦支出大幅增加。

  为了破解美国面临的种种难题,美国总统拜登在1月14日已经公布了一项价值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这项名为“美国拯救计划”的经济刺激计划是“救援和复苏计划”中的第一步。但万亿美元以上的“大手笔”刺激,还是引发了许多投资者对美债前景的担忧。

  美国债务急剧膨胀正在侵蚀美国信用。国际评级机构对美国债务负担加重更趋警惕。去年7月31日,惠誉将美国的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但确认了美国的最高评级——AAA评级。惠誉警告称,随着美国政策制定者寻求推动经济增长,美国对不断上升的赤字难以遏制的风险将越来越大。惠誉认为,在冠状病毒引发的巨大经济冲击开始之前,美国高财政赤字和债务就已经处于上升的中期轨道上。它们已开始侵蚀美国的传统信贷优势。惠誉还预计,2021年美国债务与GDP之比将达到130%。

  一般认为,一国债务与GDP的比率是衡量该国债务规模和可偿还性的重要指标,如果债务占GDP比重过大,该国在还债方面就可能存在困难。在美国政府持续高财政赤字与“发新债抵旧债”的路径选择下,预计未来美国财政部将加速发行美债,为财政赤字筹措资金。有统计数据显示,当前美国未偿国债占同期GDP比重已高达125%,其偿还能力越来越受到市场质疑,美爆发债务危机的风险正不断累积。另外,持续扩大的债务规模需要美联储宽松的货币环境,可能导致资产泡沫。去年以来,在美联储超级货币宽松政策之下,美股已经形成历史上最大规模“水宴”,繁华之下暗藏危机。

责任编辑:袁浩